天行战记由言情中文网(m.fxqcg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拳场里,观众们恋恋不舍地逗留了一会儿,渐渐散去。
大家一边走,一边热烈地议论着。
毋庸置疑,今夜过后,行刑者这个名字和这场拳赛,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成为地下世界的话题中心。这一战别说放在天安市,就算是放在整个银河共和国的地下世界也堪称奇迹和经典。
而除了八卦之外,更重要也更和大家息息相关的就是随之而来的势力格局变化。
黑魔的死,足以让四海会的名声威望遭受重创。而此消彼长,龙兴会和五联帮的声望简直一时无两。就在这散场的短短时间内,人们的交谈议论中,已经多了一丝对陈三爷和五联帮的敬畏。
“陈三爷这手玩得可真是漂亮啊。”
“那可不!人陈三爷是什么级别?平时也就看着你四海会蹦跶不吭声。真要认真……嘿,今天这一耳光可舒服了?”
“这才叫深不可测!四海会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听着众人的议论声,等到人都散得差不多了,虞娜站起身来道:“走吧。你们先去车上等我。”
卫超沉默了一下,虽然知道以自己的权限根本没资格问,但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你决定怎么做?”
“人是必须带回去的,”虞娜看了他和老莫一眼,回答道,“放心好了,我不会杀他。而且,我现在怀疑他的破壁者等级不止C级,很可能已经达到B级了。”
卫超和老莫对视一眼,放下心来。
以他们对虞娜的了解,既然她答应,那就不会是随口敷衍。这意味着,夏北的生命安全至少是有保证的,对祁峰也能有个交代。
而除此之外,两人都有些窃喜。
谁也没想到夏北竟然可能是B级破壁者。之前虞娜把他从D级提升到C级,已经够让人惊喜了。可若是B级的话,那身为发现者的他们,这次立下的功劳可不小。
老莫斟酌了一下,对虞娜道:“如果你要带他走,那龙虎风驰的问题你要先摆平。不然的话,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虞娜皱了皱眉头。老莫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刺耳,但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。
虞娜是亲眼见到夏北如何走进生死笼,又如何杀死黑魔的。因此,她比所有人都清楚这小子有多狠,同时也比所有人都清楚这小子在乎的是什么。
如果自己把人抓走了,而恰在这个时候,龙虎风驰的那帮小混混出了什么事,以这小子的性格,恐怕立刻就会站到启明军团的对立面上。到那时候,他会干出什么事来,谁也不知道。
“我知道。”虞娜点头答应了。
她一边将一份报告通过手腕上的微型光脑传递给总部,一边把目光投向几个贵宾包厢,眼中寒光一闪。
…………
“老三,干得漂亮!”
五联帮的包厢里,一派喜气。
“这回老子倒要看看,胡安还怎么嚣张!”老四朱玄帮的帮主洪道武哈哈大笑,“听说这家伙走的时候,脸都青了。”
“对了,老三,”雷德海点燃一支雪茄,问道:“十一区你准备怎么办?”
“我已经给了龙虎风驰了。”陈三福一摆手道,“那破地方,我拿来干什么?”
“给龙虎风驰?”李力夫皱眉道,“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实力,如今老大又死了,剩下这些残兵败将能守住十一区?”
“我帮他们守!”李三福大手一挥,满不在乎地道,“不过就是出点人,放几句话的事情。现在都知道四海会把十一区输给我龙兴会了。我就不信谁不睁眼,敢去踩老子龙兴会的场子!”
四人对视一眼,都有些诧异。
陈三福为人虽说还算仗义,但可不是什么喜欢发善心的家伙。这次主动替龙虎风驰出头不说,最后还把十一区还给龙虎风驰,甚至出人出力帮他们守地盘。
雷德海眼中精光一闪,问道:“那个拳手,是龙虎风驰的?!”
陈三福嘿嘿一笑。
众人瞬间明白了,不禁纷纷冲陈三福竖了个大拇指。
白痴都知道,这种级数的拳手,无论如何都是要笼络住的。如果这拳手是龙虎风驰的,那陈三福这样做就说得通了。
一个十一区从价值来说,往死里祸害倒也能赚些钱。但五联帮各有地盘,要钱哪里不能赚?因此对于他们来说,一个顶级拳手的价值远比一个街区更大。
别说一个街区,就算十个街区也比不上!
而陈三福把这个街区给龙虎风驰,既成全了仗义的名声,竖立了在一帮小帮会中的威望,又恶心了四海会,更让龙虎风驰得以持续下去并对他感激涕零,从而笼络住这个拳手。
这是一箭三雕啊。
正说着,忽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。
五人正谈笑风生,见有人不敲门就敢进来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可还没等他们发火,已然看清来人,齐刷刷地沉默了下来。
进门的是银狐和一个中年人。
“顾先生,”雷德海当先站起身来,皮笑肉不笑地招呼,“没想到您今天也这么有闲心来玩。”
中年人名叫顾俊松,正是银狐的主子,天安市地下世界的三个大老板之一。
“倒是热闹。”顾俊松笑眯眯地冲众人打了个招呼,对陈三福道,“三爷,我想找您问个事儿。”
“顾先生客气,您说。”陈三福打了个哈哈,笑容满面,眼中却闪过一丝恼怒之色。
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顾俊松想问什么。
“这个行刑者,应该不是三爷的人吧?”顾俊松笑道,“我刚刚找人打听了一下,听说是主动找到三爷你那去的……实话说吧,我手底下正好缺这么一个人,所以过来拜访三爷。一来,是找三爷打听一下这个人,二来也跟三爷先打一声招呼。毕竟,若是撞到一起,就不怎么好看了。”
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冷。
雷德海等人脸色阴沉,默不作声。
虽然知道顾俊松为什么而来,可他们还是没想到,对方一开口,竟然如此不给面子。
按地下世界的规矩来说,行刑者既然已经帮陈三福打过拳赛了,那么大家就会默认他是陈三福的人。不管两人是什么关系,有什么交易,只要行刑者不公开发话或主动找上门,其他人都不能主动介入。
毕竟,那种做法无异于公开撬墙角了,是很犯忌讳的。
而身为天安市的三位大老板之一,顾俊松要获得情报,了解陈三福和行刑者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可见猎心喜也就罢了,这么公开找上门就不怎么地道了。
找陈三福问情况是怎么回事?
合着还要让陈三福帮着你挖自己的墙角!
如果说这已经够咄咄逼人的话,那么,最后一句什么撞在一起不好看,则直接就是威胁和羞辱了。
可偏偏,心头怒火再盛,他们也只能强自忍耐。
天安市的地下世界一共有三位大老板。分别是顾俊松,龙景和戴文渠。这三人手中掌控着盘根错节的地上和地下势力,手眼通天,随便哪一个跺跺脚,都能让地下世界震三震。
而五联帮背后的大老板就是龙景。
按理来说,顾俊松再厉害也踩不到龙景这边阵营里来,更何况,在三大势力格局中,他这位大老板是最弱的一个。倒回去几年,别说见着龙景要一脸恭敬亲热地叫声龙兄。就算是见着雷德海等人也是笑脸盈盈,平易近人。
可偏偏,时局变化,几年前龙景和戴文渠两派爆发冲突打了起来。
这一打就是足足三年。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,交锋已日趋白热化,几乎每隔三五天就要死人。而且死的都是两个大老板身边的重要人物。不是商界富豪,就是政阁要员,还有的是地下城的大统领。
其中不少人的身份地位,都比他们这几个小老板还高。
而随之而来的,自然就是两大阵营实力的急剧萎缩。反倒是坐山观虎斗的顾俊松渐渐坐大,成了龙景和戴文渠都只能争相拉拢,而不能得罪的那个砝码。
龙景和戴文渠都不是傻子,都知道顾俊松此人是个笑面虎。可双方的仇结得实在太大,已经到了骑虎难下不死不休的地步。在这种情况下,五联帮怎么敢因为一个拳手,而为龙景招惹上顾俊松这样的敌人?
沉默片刻,陈三福强颜一笑道:“既然顾先生看上了,我还有什么话说。这个人也是鳄鱼介绍给我的,听说是龙虎风驰的人。具体叫什么名字,从哪儿来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“龙虎风驰?”顾俊松若有所思,失笑道,“难怪。”
说着,他冲陈三福等人摆摆手:“我去更衣室找他聊聊,就不打扰各位了。一会儿我让人送一瓶好酒过来,各位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。”
顾俊松离开了。银狐跟在他身后,冲五人笑眯眯地点点头,神情轻蔑而隐带威胁。
目送顾俊松和银狐出门,五人面色铁青。对方说是送酒,可他们都知道,这是要让他们在这里呆着,别坏他的好事。
听到脚步声去远,陈三福怒火难抑,骂道:“狗杂种!”
“妈的,”雷德海道,“这王八蛋现在是算死了我们不敢得罪他,吃相太他妈难看了。”
“那个行刑者……”李力夫把目光投向陈三福。
陈三福黑着脸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一个大老板拉拢,恐怕换谁也不会拒绝。龙虎风驰靠上这棵大树,岂不是一步登天?其实,我还准备笼络住这帮小子,推荐给龙老板的。”
闻言,众人都是一阵泄气。
可便在这时候,忽然,只听外面走道上传来一阵嘈杂喧嚣。
有呵斥声,有拳脚碰撞声,有惨叫声,有脚步声……五人骇然地对视一眼,冲到门口探头查看,却见原本已经离去的顾俊松和银狐一脸苍白,满头大汗地在一个年轻女孩的进逼下退了回来。
而走道远处,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十几个保镖。
雷德海等人脸色大变。
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陡然间出现如此变故——居然有人胆敢向顾俊松下手。
而更糟糕的是,她明明是冲着顾俊松来的,可却连面罩也没一个。就这么把脸露在外面。以至于自己这些人,一个不小心就成了目击者,被卷了进来。
这么一想,大家心都凉了。
这里是顶级贵宾区,除了顾俊松这样的大老板之外,他们的手下都只能在外面等候。而这个女人能进来,能在瞬息之间击倒顾俊松身边的十几个顶级护卫,要捏死自己这些人,岂不是跟杀鸡一样容易?
这时候再想关门装不知道,显然已经完了。
转眼间,银狐和顾俊松就已经退到了包厢门口。
女孩停下了脚步。
“你是谁?”银狐虽然挡在顾俊松身前,但那战战兢兢,面无血色的模样,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作为拳赛仲裁者的威风,甚至连声音也在发抖,“你想干什么?”
“放心,我不是来杀人的。”女孩摸出一张卡片,递给顾俊松,“接着。”
顾俊松咬牙拨开浑身发抖的银狐,接过卡片定睛一看,瞳孔瞬间收缩——卡片上印着一幅画。群山之外,隐约可见一座无可匹敌的高绝孤峰。
一个名字骤然跳进脑海,顾俊松就连呼吸都几乎停止了。
“行刑者不是你们能碰的,”女孩的目光,从陈三福等人的脸上扫过,“包括龙虎风驰的人在内。如果我听说他们少半根毫毛,那你们就等死吧。”
说着,她拍了拍顾俊松的脸,手重得就跟打耳光一般。拍一下问一个字:“明……白……么?”
雷德海等人呆呆地看着女人的手,全都懵了。
那可是大老板啊!
今晚的拳赛,整个黑拳场上千人,就只有他有资格占据唯一的特级包厢。只要他一句话,拳场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轻易地决定生死。就连天安市的市长以及政阁高层,轻易也不敢招惹他。
可如今,他却被一个女人如同拍孙子一般拍着脸。
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,就在顾俊松的脸被拍得又红又肿的时候,他却没有半点脾气,只恭恭敬敬地点头哈腰:“明白,明白!”
“明白就好!”女孩淡淡地转身离去,“把你们手下的人也管好一点,千万别出什么意外。”
“不会,不会!”顾俊松飞快地道。
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,他才直起身来,脸色铁青地看了雷德海等人一眼,和银狐一同仓惶离去。
连不许传出去的警告和一句场面话都没留。
五个人呆呆地站在门口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一时如在梦中。..

言情中文网(m.fxqcg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天行战记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fxqcg.com